打工妹15年捐款回乡助特困旅客购票 下岗仍不落,,

打工妹15年捐款回乡助特困旅客购票 下岗仍不落,,

2018-02-20 15:59 作者:小编
王修兰的15张汇款单复印件。

王修兰的15张汇款单复印件。 “向坚守春运一线的员工们问好,愿遇到困难的旅客平安到家。”从1998年开始,每年春运,姜堰长途汽车站都要收到一张特殊的汇款单,汇款金额从100元到400元不等,汇款人是在外生活的“姜堰女儿王修兰”,用途是帮助在姜堰汽车站遇到困难、购不上票的旅客回家过年。让人感动的是,2011年“王修兰”下岗了,还给姜堰汽车站汇来100元。15年来,身在外地的“王修兰”,一年不落共捐给家乡3800元,帮助数十名旅客顺利回家过年。但为人低调的“王修兰”却从不肯露面、接受采访。

本报记者 王国柱 文/摄

一个为特困旅客购票的倡议

本来是面向车站职工,却意外收到特殊汇款

尽管未曾谋面,但姜堰汽车站100多名职工提起王修兰,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从1998年开始,这个特殊的名字和春运连在一起,和他们车站的特困基金连在一起。姜堰长途汽车站站长杨忠仁告诉记者,每年春运期间,总有一些乘客或者因为钱包被盗、或者因工钱没有拿到,买不上票,回不了家。以往,他们工作人员碰到这些特困旅客,会临时凑钱帮他们买票,送他们上车。时间一长,车站便决定发动内部职工捐款,成立一个特困旅客基金会。这样,让特困旅客买上票、顺利回家过年,便有了一个长效保障机制。1998年元月初,春运开始前,车站在售票大厅向全体职工贴出了一份倡议书,号召大家本着自愿的原则,向特困旅客献爱心,踊跃捐款。

倡议得到了职工的响应,不少职工向“特困旅客基金会”捐了款。让车站没有想到,当年1月25日他们收到了一张特别的汇款单。杨站长给记者出示了这张汇款单复印件。汇款单收款人署名:“姜堰市汽车站困难救济基金会”,汇款金额100元,汇款人详细地址为“南京东联大厦王修兰”,汇款附言:“我是姜堰的女儿,为家乡父老乡亲表达我的一片心意,同时非常感谢您们干了一件大好事!”

 “家乡女儿”尽了15年的心意

每年春运前汇款到车站,和丈夫双双下岗后捐款仍一年不落

杨忠仁介绍,特困旅客基金会资金的募集本来是面向内部职工的,却得到“家乡女儿”的眷顾,让他们感到非常意外。后来,车站通过电话辗转联系上了王修兰。王修兰说,她出生在姜堰,父母还在姜堰生活,她在仪征一家公司上班,工作岗位在南京。春节回老家过年,下车后在售票大厅看到了车站的一封倡议书,当时就觉得车站为困难旅客做了一件大好事,而她也只是“尽一个女儿的心意”。王修兰电话中,再三恳求车站帮她保密,千万不能将她的联系方式透露出去,因为她只是想为家乡做一点点好事。

就这样,每年春运开始前,姜堰汽车站都会准时收到王修兰从不同地方寄过来的汇款。汇款金额从100元,上涨为200元,300元,直至2010年的400元。而每年王修兰的汇款附言也不尽相同。比如2005年是:“向坚守春运一线的员工们问好,愿遇到困难的旅客平安到家。”2010年只是简单的四个字:“新年快乐!”让人意外的是,2011年1月20日,姜堰汽车站收到的王修兰汇款却只有100元,汇款地址变成了“安徽黄山市阳湖新安花园”,汇款附言“下岗了,表心意”六个字,让所有人心里不是滋味。一直帮助特困旅客的王修兰自己下岗了。杨忠仁告诉记者,由于电话联系不上,他们悬着的心始终放不下来。

2011年11月16日,借出差机会,杨忠仁和同事根据汇款地址,经多方打听,终于在黄山市一个小区找到了王修兰。得知家乡人来访,王修兰既意外又感激。杨忠仁了解到王修兰和丈夫双双下岗,家境并不宽裕。临别,王修兰给杨忠仁留下了联系方式,但叮嘱其不能透露给其他人。回来后没多久,杨忠仁发现王修兰的手机号码已经拨不通了。今年元月19日,姜堰长途汽车站再次收到王修兰寄来的400元,附言是:“感谢家乡关心。”“15年、15张汇款单、3800元,王修兰帮助了数十名特困旅客回家过年。”杨忠仁说。

她的事迹成学雷锋活教材

特困旅客基金会15年来,助442名特困旅客顺利回家过年

“家乡女儿”王修兰每年“定时”汇款帮助特困旅客的事迹,成为车站激励员工做好事的活教材。2001年车站在春运期间发出的一份倡议书,是这样写的:“今年是倡议发起的第四个年头,我们在南京怡华假日酒店写字楼工作的王修兰,又给我站特困旅客基金会寄来了200元,她这一高尚义举和崇高的思想境界值得我们大家学习,为此车站发出倡议,请所有职工向特困旅客伸出温暖的手、献上一份爱心。”

杨忠仁告诉记者,从1998年至今,他们特困旅客基金会共募集资金12836元,除王修兰的3800元外,其余全部是职工个人自愿捐的。15年来,车站用这笔基金共帮助442名特困旅客顺利回家过年。为让每一笔钱花得明白,让每一名捐款人放心,车站将442名旅客送上车后,将其车票贴在一个册子里。记者看到,用来张贴这些车票的册子已经高高隆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