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兴安岭的萨满:不仅和治病有关,,

大兴安岭的萨满:不仅和治病有关,,

2017-10-20 05:25 作者:小编
本报记者 许伟明 鄂伦春旗报道

本报记者 许伟明 鄂伦春旗报道

呼伦贝尔的鄂伦春旗,作为鄂伦春族的自治旗,现在一个萨满也没有。在大兴安领的东部,中俄交界的呼玛县还有一个叫关扣尼的女萨满。她或许是鄂伦春族里唯一的萨满。

鄂伦春族是中国少数民族中人口最少的,不足万人。因此整个民族其实是一个不大的圈子。50来岁的满古梅,几乎认识族内每一个稍有知名度的人。有一天,她拿到一本杂志,封面是一个半张脸都被头饰遮住的女人。满古梅马上就认了出来,“这是关扣尼,萨满。”

萨满是跳神的人。“萨满能治病!”满古梅说,如果有人生病了,就会请萨满来跳神,跳神的时间有长有短,有时从晚上跳到天明,有时更久。

跳神时的萨满不同于平常,他们像吃了兴奋剂,拥有异乎寻常的体力,能通宵达旦地跳,有时候甚至好几天。这让满古梅一直觉得惊奇。

诸多种跳神中,时间最长的是萨满的接班人传承仪式。按照鄂伦春人的说法,老萨满身上的神,要移到传承人身上,这个过程也靠跳神来完成。这种“交接仪式”,往往需要3天3夜,有时甚至要一周。

这些都已是过去。过去,在鄂伦春族还生活在大兴安岭森林的时候,萨满是重要的存在。萨满起到了医生的职能,同时也是人神间的桥梁。

萨满是分能力大小的。一般的萨满,身上能承接30多个神灵。更厉害的萨满,身上则可能背负60多个神灵。当一个萨满无法治好某种疾病,可能意味着他身上的神灵不够多,于是就得请能力更强的神灵。

其实满古梅从未见过超过1天的跳神,她小时候让萨满看过病,但已经不记得具体场景。尽管她认识萨满,和关扣尼相熟。“只有60岁以上的人还记得萨满是怎么跳神的。”

不过满古梅会做萨满服。一般的狍子皮衣服几天就好了,萨满服就复杂许多,要一个月以上。复杂在于,需要缝上许多图案,比如日月、飞禽走兽等,并大量缀上装饰的镜片。

能做萨满服,是评价一个鄂伦春女人兽皮手艺高超的重要内容。在鄂伦春旗,人们多次向我提到80多岁的额尔登卦,“她还会做萨满服”。

萨满服不是人人能穿的,萨满也不是人人能当的,讲究的是机缘“不是你想做就能做,也不是你不想做就不做。”不是每个流域、山头都有萨满,往往是好几个流域才有一个萨满。

谁来做萨满,机缘往往是生病。某个人某天突然生病,并长病不起,还不停地被各路神灵托梦。这个人一旦做了萨满,病就好了。退休的机缘也是生病。老萨满生一场病,自己不做萨满并找到了传承人,病也就好了。

萨满的“在职”生涯,和疾病息息相关。他们因为某种疾病成为萨满,在职期间的重要职能只能是治病,又因为某种疾病告退。

不过治病不是萨满的全部职能,确切的说是一种“副产品”。在森林里,鄂伦春族、鄂温克等游猎民族相信万物有灵,山里有山神,水有河神,乃至各种动物都有掌管的神。事实上,这是对自然的敬畏,这种敬畏构成了他们在森林里的行为边界不能污染河流、不能乱砍树木,否则会触犯到某种神灵。

正因为如此,疾病便被认为是触犯某种神灵的一种后果。萨满作为人和神的沟通桥梁,其寻找病灶的思路也是,病者触犯了何种神灵,然后定向去抚慰特定神灵的愤怒。

鄂伦春人下山之后,医生的听诊器挑战了萨满鼓。医生发现的病因往往来自体内,萨满判断的病因来自外界。最终,听诊器战胜了萨满鼓。但满古梅依然会做萨满服,看到萨满的照片依然会兴奋。